復盤:數據產品從0到1的建設過程,我的9點感觸

數據產品的研究到了DataHub,在瀏覽網站的階段就被驚艷到。有一個頁面類似slido,能夠讓用戶提需求與投票( Feature Requests),另一個頁面公開產品迭代排期 DataHub Roadmap

能做到這點的產品實在不多,體現了產品的自信、關注”用戶價值”。也相當讓人羨慕,因為這表示產品已經進入了成長期、成熟期。

回想起當時做數據產品0-1的回憶… 有一些感觸。


曾經跟一個宇宙廠的同學聊到『業務的分析需求很多,分析師都疲於應付,這樣的分析團隊你有什麼想法嗎?』我脫口而出『需求很多理論上來說是一件很好的事啊,應該要高興』

這至少代表team有方向、對業務有價值輸出,已經站穩了第一步 (後面只是該怎麼優化協作)

不管是做分析還是做產品,最怕的是方向不清晰

在設計用戶畫像產品之前,其實一開始也根本沒想到要做這產品,最初收到(老闆)的期待就是幫業務轉型成data drive。

OKR我只能先寫:實現數據產品化,透過平台提供自助滿足業務的能力,產品使用者人數佔總人數的xx%

很模糊,那麼來把目標拆解吧。但即便拆解Raodmap,依然是充斥不確定性。

例如:

  • 舉辦內部分享/演講/讀書會,是不是真的能讓業務方有更好的數據意識?要多久時間?不確定
  • 數據能滿足最小可行性嗎?不確定
  • 跟周邊部門負責人1-1訪談,是否真的有共性的數據需求&痛點?不確定
  • 在某個時間點前,團隊要有xx角色加入,能實現嗎?不確定
  • 即使找到了用戶畫像(CDP)這個方向,但這是最好的嗎?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向?不確定
  • CDP是現階段最好的數據產品,但業務真的能用起來嗎?不確定

在這些動態的過程下,心理要有總線計畫,同時還要有planB、planC等,以便沒預期的事打亂了原本的進度和計劃,也可以盡可能短的時間內做最有利的決定。

這Project帶給我一個要有“悲觀的預期"心態,例如數據比想像中的還糟糕、各部門之間隔閡比想像強、基礎建設比想像缺失…等。潛在風險的發生情況通常比預期的高。

另一方面,對團隊卻要展示出”一切都在規劃中”的信心。這種衝突性的思維,對我的心理素質考驗還是比較高。


經歷了很充實的過程,也學到了很寶貴的經驗,總結大概有幾點:

  1. 長期而言清晰目標是做好產品的本質,而"清晰"這件事卻也是最困難的。
  2. 產品0-1、 1-N 有不同的難點,可是能碰到0-1的機會相對少,經歷到了一個從需求發想、刻畫、產品設計、到上線的全過程
  3. 更全局的角度待看Data 、業務、產品之間的關係,加深了全局的操盤、掌握能力
  4. 跨部門的合縱連橫,形成自己的溝通方法論 (跨部門溝通成本太高?數據人實現高效跨部門溝通的4個方式 )
  5. 場景的思考體會加深,例如為什麼產品一開始是用MySQL?我也想玩CK、Hbase啊,因為研發快,可以更快上線MVP驗證產品價值;例如為什麼不玩流批一體,因為數據質量都還在完善,實時數據沒太大意義;為什麼不直上數據中台,優先部署Atlias?因為保障數據問題可以被快速定、修復,降低業務抱怨(保障產品可用性)。
  6. 熱情:印象李自然在某個影片說過『我能做、跟我能做的好』這兩者之間是一個誤區。這誤區怎麼填補?我想"熱情"是其中一個方式。不管是技術、數據、乃至任何職能,對自己專業的熱情才能支撐住"克服問題"這過程的煎熬。
  7. 敬畏之心:認知四個層次中最大的的陷阱是“知道自己知道”,因為是否100%知道其實還是只是知道皮毛?缺乏敬畏的心,可能會太過輕視而沒考慮到其他風險。例如業務數據採集都沒任何問題,到了日誌數據,一樣的技術框架、一樣的流程,卻沒想到發生集群性能不足導致任job嚴重延遲。
  8. 節奏感:雖然說事情都有step,但各step之間其實會有各種交會,所以對節奏要有比較強的把控
  9. 找到了幾位同學,把自己、把他們都放在了彼此適合的位置上,一起朝共同目標努力,這感覺很棒

(以文章來說,10點會是更好的數字,但邊思考邊紀錄就是這9點,也就不硬要生出第10點了,這樣才real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